--------(--)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2008-08-09(Sat)

天空的边际(一)

(序)
奥林帕斯王立高等学园历史悠久,校风自由。内设居住、商业、娱乐、科技等区域,宛如一个小型城市。学园以培养贵族与平民之间更好的交流和接触为目的,十分受开放派的拥护。众多官僚、企业世家的子嗣也为挖掘未来优秀的左右手而纷纷前来就读。

“学生会”作为学校中坚之一,权利仅次于理事长。校内大小行事的处理、活动的开办、学生的处置,甚至到老师的任免、分配学生会都有终极发言权。其会长每学年通过竞选更替,多由最优秀的学生担任。是集头脑、人望、行动力、号召力于一身,代表学校形象的人材。

“GOLDEN”学校中另一股势力,由理事长直接任免,在校拥有“免除义务”的特权。即无论在任何场合下,均可免除必须履行的一切教学义务,获得自由行动权。他们或智或勇,由具备了某项特殊潜质特的学生组成,中心人物称之为“教皇”,同样代表学校的风气和形象。然而,在行使特权之时,他们履行着如何的义务,一般学生不得而知。

如果说有光必有影,那么无论“学生会”还是“GOLDEN”都介于这两者之间,在校内拥有不同派系拥护者。虽然两大势力自建校后便争锋相对,水火不容,却也同时相互弥补,维持着这所特殊学园的微妙的平衡。

直到宇宙历1041年,入校不久的一年级新生,在竞选中奇迹般地打败连任两年的上届学生会长,接下这个职位。并与“GOLDEN”的“教皇”和解,结束了这长达百年的势力纠纷。这个情景久久地在学生之间传为久久的佳话。

(一)
雕刻着精致古藤条花纹的红木大门有节奏地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。紧接着柔和却不失绚丽的声音不紧不慢第从门外传来,“理事长,可以进来吗?”
坐在名贵皮质转椅上,透过茶色落地窗晓有兴味地看着校园的银发男子听到声音,头也没回,“特伦斯吗?进来吧。”
厚重的大门被缓慢地推开了,率先踏入的是一个拥有着比阳光还绚丽、金色长发的少年。宛如湖水般知性的蓝色双瞳和优雅的举止流露着他的与众不同。在他身后几步之遥,跟着一个深红色头发的学生,在那张比实际年龄略显稚气的漂亮脸蛋下是一本正经的严肃。
“这是您要的资料和报告书。”被称作特伦斯的金发少年微笑地接过同伴递来的文件,迅速确认后便送到年轻的理事长手中,“皇太子殿下沙加,伊斯特伯爵的次子穆,特里斯迪安首相大人的三子卡妙,均以优秀的成绩被录取;而军事长得黎的长子艾俄洛斯,戴朗候爵家次子米罗等人也以不错的成绩进入我们学校。至于罗蓝企业唯一的继承人加隆就……总之靠您的力量也很顺利。他们都是我国最有前景的杰出人才,却不知是否因为刻意安排而从没有过正面接触……”
“这个我知道,”拍拍手上的资料,理事长拿出一根香烟,“就是因为这样直到现在我还刻意瞒着他们呢。”
“嗳?”惊讶之余,特伦斯拿出打火机熟练地将香烟引燃,身后的红发少年皱了皱眉,却没吱声。
“总这么逃避,也不是办法……”
“恩……?所以您才让赫尔墨斯先生游走众国,将那塔国的落桑男爵阿布罗迪,卡尔子爵家继承人修罗,衣里亚国那罗家的阿鲁迪巴,里昂世家的迪斯马斯克等人聚集到我们学校吗?传说他们也因为彼此不想相见而闹出过不少事端呢。”
“这种时候就觉得,养着这么敏锐的人在身边实在很恐怖呢。”理事长挑挑眉,语气中全然没有厌恶的意思,“如你所言,我是有目的的。”
“那我就不多问了。”特伦斯爽快地回应着,“想必需要的时候,您自然会来找我。”
“总麻烦你真不好意思,”话说语气中多是不羁,但两人之间并没有所谓辈分间的隔阂,“前段时间为这事忙得不可开交,到了节骨眼上才能听你汇报。虽然很抱歉,但即使没有我,以你的能力想必也不会有问题吧。”
“这和能力的高低没有关系。无论会长大人将事情办得如何完美,也无法填补您失职的事实。”站在后头的红发少年抢在特伦斯之前开口了。直视着理事长的银灰色眸子充满着不屑,平淡而冷默的语气与酒红的发色形成鲜明的对比,宛如初春的冰霜。
“米莉赛尔还是如此严厉呢。”这个曾站在奥林帕斯山顶端的众神之父扬扬眉,像早已习惯一般转瞬向金色的影子,“特伦斯也这样想吗?”
“抱歉,米莉赛尔太过直白了。”特伦斯轻笑着,“不过事实嘛,您也就承认吧。”
“啊啊,我怕你们好不好,完全输了!”无奈于两个年轻人的毒嘴,理事长掐掉烟,再次拿起方才的文件,“话说今天代表新生致辞的是谁?沙加还是穆?啊啊,卡妙也是文武双全,并不亚于沙加呢。”资料上的少年们才华均远高于常人一等,但论文才武略,他还是最欣赏这三个人。虽然在几人中也有能力不亚于他们的存在,但擅长看人的他很清楚,那是个不会认真对待所谓入学考试这东西的家伙。
“不,我有更优秀的人选。”特伦斯轻笑着,身后的米莉赛尔很谅解地递给理事长另一份资料,“头脑、运动神经、感受力和号召力都十分优秀,如果不加把劲,说不定我马上就会步上前会长的后尘呢……这叫,自作自……理事长?”留意到眼前之人神色有异,特伦斯不解询问,资料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啊……除了某一点……“啊,您可能有点误会,虽然长得很相似,但这个人并非……”
“我知道……”凝视着手上的资料,理事长的声音略微颤抖。档案上的面容是再熟悉不过,却又令人难以置信。并非桀骜不逊的神情,而是更柔和而温暖的……宛如……宛如那久违的爱琴海的阳光……“这种事……怎么可能……”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comment form

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

comment

关于鎏臧
★最爱特特★

鎏臧

Author:鎏臧

生存の証拠
★萌动=生命★
·新世纪GPX·
·家庭教师REBORN!·
·绝望先生·
·空之轨迹·
·风色幻想·
·P3·
·GUNDAM 00·
·GUNDAM SEED·
计数器
留言本

HOMEPAGE
『 食 』 的HP
New Page 1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
活動論壇
VOCALOID中文热爱联盟
New Page 1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
LINK
看板少年
weitaming1.jpg
ウェブカレ
Messiah's clock
MESSIAH
最新文章
最新回复
目錄或分類
月別文章彙集
RSSフィード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